《社交网络》编剧发公开信指责FB广告政策,扎克伯格..

据外媒报道,Facebook允许虚假和误导性政治广告的政策极不受欢迎,这使得首席执行官马克-扎克伯格(Mark Zuckerberg)最近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,饱受批评。近日,以扎克伯格为原型的电影《社交网络》的编剧亚伦-索尔金(Aaron Sorkin)也开始抨击扎克伯格。但扎克伯格不甘示弱,开始反唇相讥。

为了捍卫自己的政策,这位通常“看起来像机器人”的首席执行官开始变得活跃起来,尽管这导致了有关美国总统候选人乔-拜登(Joe Biden)的虚假阴谋论传播。从政客到自己的员工,每个人都在谴责这项政策。但扎克伯格在该公司第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,在国会山,甚至在乔治敦大学长达40分钟的演讲中,都在继续加倍强调这一政策。我们可以说,扎克伯格反常地变得激情四射。

周四,扎克伯格还击了另一个不太可能的目标:以扎克伯格为原型的电影《社交网络》编剧亚伦-索尔金。他在一封措辞严厉的公开信中抨击了他以前的电影主题。“这不是捍卫言论自由,马克,那是攻击真相。”索尔金在《纽约时报》的一篇专栏文章中谈到扎克伯格的政策时写道,“早知道你有这种感觉,还不如让温克莱沃斯双胞胎发明Facebook。”

扎克觉得有必要对索尔金的批评做出回应——而且是用这位批评家自己的话来回击他。周四下午,在索尔金的信发表后不久,扎克伯格在Facebook上分享了1995年电影《美国总统》(The American President)中的一句话:

扎克伯格写道,“美国并不容易。美国代表着高级公民身份。”他引用了迈克尔-道格拉斯(Michael Douglas)在电影中发表的一篇演讲。“你一定很想要得到它,但你不得不主动去争取。它会说:你想要言论自由?那么你就该承认一个这样的人,他的话让你热血沸腾,他站在舞台中央,极力鼓吹他拥护的观点,而则你会用一生的时间来极力反驳他的观点。你想宣称这片土地是自由之地?那么你们国家的象征不能仅仅是一面旗帜;这个象征还必须是其中任何一个公民都有权来焚烧国旗表示抗议。展示它,捍卫它,在你们的教室里庆祝它。然后,你们才能站起来歌唱这就是自由之地。”

在帖子的末尾,扎克伯格添加了一条署名:“美国总统亚伦-索尔金。”

这一点不言而喻。扎克伯格表示,他相信不审查政治广告——即使它们明显是虚假的,而且在非政治的环境下,Facebook的内容管理者则会对其进行事实核查——代表着对言论自由的捍卫,即使它不受欢迎。

这一论点受到了扎克伯格在硅谷的同龄人的抨击。他们说,允许日常用户自由发布他们的信仰,与接受金钱并通过付费广告宣传错误的信仰是有区别的。Twitter首席执行官杰克-多西(Jack Dorsey)周三在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当人们决定关注某个账户或转发该账户的信息时,政治宣布的目的就达到了。”他的公司现在将禁止所有政治广告。

Facebook员工也对他们老板的言论自由提出了异议。本周早些时候,250多名员工签署了一封公开信,上面写道:“言论自由和有偿言论不是一回事。”这些员工写道,这项政策“并不是保护自由言论,而是允许政客把我们的平台变成武器,用来瞄准那些相信政治人物发布的内容是值得信任的人”。

回击索尔金表明扎克伯格已准备坚持自己的立场,尽管Twitter禁止政治广告的声明进一步复杂化了Facebook的“随心所欲”的立场。(Facebook的另一个主要社交媒体竞争对手Snap周四澄清,该公司会对其政治广告进行事实核查,并拒绝包含虚假信息的广告。)然而,在周三的财报电话会议上,扎克伯格为可能的变化敞开了大门——并承认他知道“每个人都对我们感到失望”——尽管他极力为这项政策辩护。扎克伯格周三说:“在一个民主国家,我认为私人公司审查政客或新闻是不正确的。虽然我过去曾考虑过我们是否应该投放这些广告,但从目前来说,我认为我们还是应该继续投放这些广告。”

下面是索尔金给扎克伯格的一封公开信:

马克:

2010年,我写了《社交网络》剧本,我知道你希望我没有写。你抗议说这部电影不准确,声称好莱坞不明白有些人建造东西只是为了建造它们。(我们确实理解这一点——我们每天都在这样做。)

你公开指责这部电影是一个谎言,我没有反驳,因为我在影院有自己的发言权。但你和我都知道,这个剧本是经过了一个电影工作室的律师团队严格审查的,他们只有一个客户和一个目标:不要被马克-扎克伯格起诉。

当我阅读你最近在乔治敦大学发表的演讲节选时,我很难不感到这是一种讽刺。在演讲中,你以言论自由为理由,为Facebook发布政治候选人明显虚假的广告的做法进行了辩护。我钦佩你对言论自由的深信不疑。我也从第一修正案中获益良多。最重要的是,它是我们民主的基石,需要牢牢地捍卫。

但这不可能是你和我想要的结果:把疯狂的谎言注入供水系统,破坏我们一起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。谎言对我们的选举、我们的生活和我们孩子的生活有非常真实和极其危险的影响。

别说拉里-弗林特(Larry Flynt)。连拉里-弗林特都不会说拉里-弗林特。这与色情不同,人们不依赖色情来获取信息。去年,超过40%的美国人说他们从Facebook获得消息。当然,这个问题很好解决:人们可以选择去查看不同的新闻来源,或者你可以决定让Facebook成为一个可靠的公共信息来源。

在2010年,《社交网络》的宣传标语是这样的:“你不可能在不树敌的情况下获得5亿朋友。”仅仅九年后,这个数字听起来少得很离奇,因为现在地球上有三分之一的人在使用你的网站。

现在,在你的网站上,有一则广告声称乔-拜登给了乌克兰司法部长10亿美元,让他不要调查他的儿子。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言,而且都是在你公司的名义下发布的。这不是捍卫言论自由,马克,这是对真理的攻击。

你和我都想要言论保护,以确保没有人因为说或写不受欢迎的东西而被监禁或杀害,而不是确保谎言可以不受限制地被传播给美国选民。

甚至在《社交网络》的剧本满足索尼法律部门的标准之后,我们就像自己承诺的那样,将脚本发送给了贵公司的一群高级副手,并邀请他们做批注。(有人问我是否会将哈佛大学更名为其他名称,以及Facebook在电影中是否还会被命名为Facebook。)

在我们拍摄完电影后,我们为你们的首席运营官谢丽尔-桑德伯格(Sheryl Sandberg)安排了一次私下放映活动。桑德伯格在放映过程中站起来,转向站在房间后面的制片人说,“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孩子?”(你当时26岁,但好吧,我明白了。)

我希望你的这位首席运营官现在能够走进你的办公室,朝你的办公桌向前一步(就像她在她的畅销书中建议我们做的那样),然后说,“我们怎么能这样对待数千万的孩子呢?我们真的要刊登一则广告,声称卡玛拉-哈里斯(Kamala Harris)在一家披萨店的地下室里打架,伊丽莎白-沃伦(Elizabeth Warren)销毁了气候变化是一个骗局的证据,少数族裔众议员拉希达-特莱布(Rashida Tlaib)和科林-凯佩尼克(Colin Kaepernick)购买冰毒?

法律尚未制定规则,要求互联网运营商对其用户生成的内容负责,就像对待电影制片厂、电视网和图书、杂志和报纸出版商那样。问问彼得-蒂尔(Peter Thiel),他资助了一系列针对美国八卦网站Gawker的诉讼,包括一场侵犯隐私的诉讼,最终导致该网站破产并被迫关闭。(你的手机中应该有蒂尔的号码,因为他是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者。)

下面是扎克伯格的回应:

美国并不容易。美国代表着高级公民身份。你一定很想要得到它,但你不得不主动去争取。它会说:你想要言论自由?那么你就该承认一个这样的人,他的话让你热血沸腾,他站在舞台中央,极力鼓吹他拥护的观点,而则你会用一生的时间来极力反驳他的观点。你想宣称这片土地是自由之地?那么你们国家的象征不能仅仅是一面旗帜;这个象征还必须是其中任何一个公民都有权来焚烧国旗表示抗议。展示它,捍卫它,在你们的教室里庆祝它。然后,你们才能站起来歌唱这就是自由之地。——美国总统亚伦-索尔金

文章来源腾讯科技